辽媒:全运U22篮球金牌分量最重 辽篮成第3支卫冕队

核心提示

9月27日,第十四届全运会在西安落下帷幕。本届全运会,辽宁体育代表团共有551名运动员参加31个大项、39个分项、239个小项的角逐,共获得22枚金牌、16枚银牌、22枚铜牌,总计60枚奖牌,出色完成了赛前制定的“金牌数超上届”(上届全运会辽宁代表团获21枚金牌)的目标。

9月27日,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闭幕式在西安奥体中心举行。

9月25日,辽宁队主教练杨鸣(右二)和替补席球员庆祝球队得分。 本版照片由新华社提供

9月14日,来自辽宁的联合队球员李梦(中)带球突破。

9月26日,辽宁队球员刘晏含(中)在比赛中扣球。

9月24日,辽宁队选手梁琪在男子1500米决赛中夺冠。

亮点频现 实现“金牌+有影响力”双战略目标

征战本届全运会,辽宁体育代表团实施“金牌+有影响力”双战略。一是聚焦争金夺银摘奖牌,努力实现金牌数超上届的目标,确保运动成绩和精神文明双丰收;二是在“三大球”、田径、乒乓球、羽毛球等关注度高、影响力大的项目上拼争冠军、夺取佳绩。

在全运会所有项目中,U22男篮金牌公认分量最重。在U22男篮决赛中,辽宁男篮发扬拼搏精神,以87∶79战胜广东队,蝉联冠军,成为继解放军队和广东队之后,第三支卫冕全运会男篮冠军的队伍。

此外,在男子三人篮球成年组、女子篮球成年组、女子足球成年组、男子沙滩排球成年组、女子排球成年组等项目上,辽宁运动员获得5金、1银共6枚奖牌,成绩斐然。

在乒乓球赛场,辽宁体育代表团同样取得重大突破。在女子团体赛中,由陈幸同、王艺迪、李佳燚组成的辽宁女乒敢打敢拼,一路战胜王曼昱、孙颖莎、陈梦3位奥运冠军领衔的黑龙江队、河北队、山东队,历史上首次夺得全运会冠军。

“要知道,即便在拥有王楠、郭跃两位奥运冠军的年代,辽宁女乒在团体项目上的最好成绩也仅是第三名。辽宁女乒的这枚全运会金牌不仅含金量十足,而且具有里程碑意义。”在接受采访时,辽宁省体育事业发展中心相关负责人这样告诉记者。

辽宁体育代表团能在本届全运会奖牌榜位居前列,与在重竞技、自行车、水上项目、体操等传统优势项目上发挥稳定密不可分。本届全运会,辽宁健儿在赛艇、皮划艇等水上项目上获得4金、3银、1铜,共8枚奖牌;在摔跤、柔道等重竞技项目上,辽宁运动员获得4金、4银、4铜,共12枚奖牌;在公路自行车赛场,辽宁自行车队在女子20公里个人计时赛、女子50公里团体计时赛、女子个人赛等项目上获得2枚金牌、2枚铜牌;在体操、艺术体操赛场,辽宁运动员获得2枚金牌。

本届全运会,众多00后运动员走上前台。辽宁参赛运动员的平均年龄为23岁,00后运动员多达263人,占辽宁体育代表团运动员总数的47%,年龄最小的是游泳运动员路俊涛,仅有13岁。辽宁体育的新生力量在本届全运会有精彩表现,在公路自行车女子20公里个人计时赛中,00后小将王亭亭夺得一枚金牌。

在“后浪”汹涌的同时,老队员的坚守也令人动容。田径男子铅球决赛,四度征战全运会的35岁老将刘洋顶住压力,奋力一掷,刷新了自己的个人最好成绩,以20.40米的佳绩勇夺桂冠,与该项目全国纪录仅有1厘米差距。男子标枪运动员赵庆刚、男子链球运动员王士筑、男子柔道运动员刘建、男子篮球运动员韩德君、女子排球运动员颜妮、女子柔道运动员宿欣、男子沙排运动员李焯新、男子飞碟运动员敦岳恒,以及男子曲棍球队的主力队员,均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他们常年刻苦训练,在全运赛场顽强拼搏,充分展现了辽宁运动员良好的精神风貌。

从宏观到微观 逐一查找赛场内外的问题

在成绩和亮点之外,辽宁体育在本届全运会暴露的一些问题也不容回避。省体育事业发展中心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全运会是一个省、市综合实力的比拼,辽宁在经费投入、科技和医疗保障等方面与排名靠前的省市存在巨大差距。加上人才外流仍在加剧,辽宁体育当前确实面临较大挑战。”

辽宁体育在本届全运会显现的最大问题,就是田径、游泳两个基础大项发挥不佳。在奥运会、全运会等大型综合性运动会赛场,田径和游泳都是金牌大户,素有“得田径、游泳者得天下”一说。令人遗憾的是,辽宁运动员在田径、游泳两个基础大项上的表现未达预期。

田径赛场,辽宁选手仅在男子铅球(刘洋)、男子1500米(梁琪)两个项目上获得2枚金牌,另有1银、2铜,共获5枚奖牌;游泳项目,辽宁选手没有金牌入账,仅获得3银、3铜。田径、游泳加在一起,辽宁运动员获得2金4银5铜,总计11枚奖牌。

翻看上届全运会成绩单,辽宁运动员在田径赛场获得5金、1银、2铜,在泳池角逐中获得2金、4银、4铜,二者合计7金、5银、6铜,共18枚奖牌。两相对比,辽宁体育代表团在本届全运会田径、游泳两个大项上少得5金、1银、1铜,这也直接导致辽宁体育代表团在奖牌榜上难以更进一步。

此外,辽宁体育代表团中参加了东京奥运会的运动员在全运赛场发挥欠佳。刘洋、李俊慧、王简嘉禾、朱亚明、周凤、孙亚男、肖嘉芮萱等10位辽宁健儿从东京奥运会转战全运赛场,除刘洋在男子体操吊环项目获得金牌外,其他9人在10个比赛项目中仅获得3银、3铜。

毫无疑问,这些奥运健儿均是中国顶尖高手,所参赛的项目都是辽宁体育代表团计划内的夺金点,然而,他们的发挥令人遗憾。对此,省体育事业发展中心相关负责人直言:“分析原因,有奥运会后调整不力的因素,也有队员自身的原因。就这一普遍现象,我们需要对照其他省市进行认真总结、逐一查找问题所在,并进行深刻反思……”

在宏观战略方面,辽宁体育代表团对湖北、福建、湖南、四川等第二集团排头兵的实力估计不足,对于新增项目也缺乏准备。辽宁体育代表团缺席了空手道等64个新增设的小项,这也导致辽宁体育代表团在全运会正式开赛前只有2枚金牌入账的尴尬局面。

优化项目布局 锁定下届全运会发力点

第十四届全运会落幕,意味着2025年第十五届全运会的备战周期已经开启。面对新形势、新挑战,辽宁体育将如何应对?省体育事业发展中心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首先,要坚定信心、信念,辽宁广大运动员、教练员及体育工作者要肩负起捍卫辽宁体育大省荣光的使命,要为之拼搏、奋斗。其次,辽宁体育需要不断学习,不断创新,进一步优化项目布局,推动辽宁体育高质量发展。”

本届全运会,辽宁运动员所获22枚金牌分布于12个大项,夺金点十分分散。其中,夺金最多的项目为篮球、赛艇、摔跤,均获得3枚金牌;田径、公路自行车项目各有2枚金牌入账。

“夺金点分散,意味着我们缺少能够产生多金的王牌项目。像山东的射击、浙江的游泳、内蒙古的柔道等,都是王牌项目。相比之下,我们的优势项目还不具备这一实力。本次全运会我们在争夺奖牌的过程中拼得十分艰苦,原因也在于此。”该负责人直言,辽宁体育要以征战本次全运会为契机,发现问题,直面困难,查找并分析深层次原因,要立足当前新发展阶段和国内体坛形成的新格局,重新定位,优化项目布局。

该负责人指出,想要优化项目布局,一是要守护好、打好传统优势项目这张王牌。辽宁体育的传统优势项目是田径、游泳、水上、重竞技、自行车、“三大球”及乒羽等球类项目。辽宁体育在本次全运会赛场遇到的一些问题,恰恰源自我们一些传统优势项目出现了滑坡。二是要从实战中学习,要向对手学习,提高对项目规律的把控能力。吃老本不行,不学习就会退步,就会跟不上时代发展的脚步。

“当代竞体运动训练的主要矛盾,体现在运动训练产业化发展模式同传统教练个体小作坊式发展模式之间的矛盾,运动训练已从单一要素、简单系统向多元要素、复杂系统的方向发展。”该负责人说,“换言之,运动训练是一个系统工程,从理念到操作层面,都需要辽宁体育工作者认真学习、深刻领会并运用到工作实际中去。”

本届全运会已经结束,走下领奖台,一切从零开始。2024年巴黎奥运会、2025年第十五届全运会的备战工作已经开启。辽宁体育需要根据奥运会和全运会的设项,特别是一些新增设的项目、新改革的参赛办法,充分发挥全省运动会的杠杆指挥作用,创新省队集训模式及训练营模式,进一步优化项目布局,切实做到与时俱进、及时调整,这也是辽宁体育今后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

本报记者 朱才威 李 翔

27日电自西安

七星体育直播NBA7LIVE 足球比分赔率 即时比分 即时比分 拳击 足球比赛直播 BIFENZHIBO 直播 竞彩足球 湖人